传统服装企业借RFID搭上工业互联网找到跃迁风口

发布日期:2020-10-17

在李克强总理来到海尔和山东省召开工业互联网报告会后,卡奥斯COSMOPlat几乎被“踏破门槛”。工业互联网如何给传统企业赋能?来看在纺织服装产业链转移大潮中的环球服装厂和威海迪尚的故事。

7月24日,卡奥斯COSMOPlat纺织服装生态总经理王晓凤又一次来到位于胶州的环球服装股份有限公司,敲定下一步改造方案细节。

这家成立已经66年的服装厂,是青岛第一家被卡奥斯COSMOPlat改造的服装企业。

这家从1974年就开始接外单的传统服装企业,如今在服装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的大潮下,正在苦苦找寻新出路。

总经理吴筱杰在厂里已经干了39年,明年就到退休年龄了,但现在,她还在关注着董明珠的直播带货,寻找新的线上渠道;忙着和卡奥斯COSMOPlat纺织服装行业生态子平台仔细推敲下一步改造方案的细节,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改变这家66岁服装厂命运的机会。

订单向东南亚转移,跃迁风口在哪

“订单往东南亚转移的浪潮,从2015年就开始了,2017年达到高峰,一万件以上订单已经接不着了,一单三四千件已经是大的了!” 吴筱杰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我们靠干外贸,干大订单来支撑企业。现在大订单都去了东南亚,那里的人工成本月薪不到1000元人民币,只有中国的1/5,怎么跟他们竞争?

环球服装的外贸订单占到70%,其中欧洲单占70%,美国单占30%,不乏H&M、OTTO、Redcats这样的大客户。现在,外贸客户没有变,但订单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产业链转移的浪潮下,中国代工厂连腾挪的空间都没有。吴筱杰说,外贸订单连5%毛利率都不到,就挣个加工费。但在劳动力成本上,环球服装4000元的月薪,已经很难吸引年轻人了,纺织服装行业招工越来越难。

市场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大订单接不着了,而多种颜色多种型号的小批量订单越来越多,这种“小批量快返订单”对交货期要求很高,东南亚企业目前还达不到要求。与此同时,在国内市场,个性定制趋势越来越明显。

这种变化,同样给了企业一个跃迁的风口。

“我们要向小单快反这个方向转,就必须改变现有生产方式,学会两条腿走路。” 吴筱杰说,外贸要往多品种小批量转,国内贸易往个性化定制方向转,建立起自己的女装品牌。

2017年,环球服装开始谋求新出路。2018年,他们找到卡奥斯COSMOPlat,最终确定进行工业互联网改造。

环球在“微笑曲线”上跃升:最少一件起订

在环球的数字化生产车间,缝纫机的“哒哒哒”声中,自动裁剪完成的面料和内衬被夹在车间上方的吊挂上,客户信息和电子标签挂在一起,在200道不同工序间自动流转。人工裁剪已经被机器替代,投影仪把版型投影到裁床,机器自动裁剪,仅需2分40秒,一件定制西服就被裁剪成型。

服装自动裁剪场景,工作人员通过系统锁定版型,投影仪将版型投射到裁床上的面料,由机器自动裁剪。

以前做一件休闲装,需要一道道工序传下去,手工完成,很容易出错。现在,工人通过扫描电子标签,终端显示缝制工艺标准要求,完成后工艺卡和布料通过吊挂系统流转到下一道工序,所有过程全程在线实时监控。现在,从接单到采购、排产、生产过程,到仓库管理,整个流程提高了25%的生产效率。

量体到制版,以前需要一天时间,现在几秒种即可搞定,这是因为有了“云镜”。在这面大规模定制大屏前,三维量体专用软件测量,采集用户的总肩宽,中腰位,上臀围等19个部位的数据。在屏幕上点击,对面料、色系、领口、袖口等做出选定后,快速生成产品定制方案完成下单,将数据传输至车间进行制衣。

经过第一阶段数字化改造,环球服装把多年来的积累的数据从纸上搬到云上,建立了一个拥有几十万个版型的庞大数据库,这是实现自动量体,自动制版、自动选料的先决条件。如今通过手机APP也能够实现自动量体。

这个已获得青岛市认证的“数字化车间”,与想像中的无人车间有很大不同。服装依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在部分生产环节,机器无法替代人工,并且人工成本更低廉。

但关键是,生产线经过智能改造后,小件接单能力得到极大提升。

“客户最看中这一点,交货期短成了我们新的核心竞争力。“吴筱杰说,现在生产线可以随意切换不同的小批量多品种订单,最少可以一件起订,发货周期从一个月缩短到7天。

这也是无数中国工厂在经过产业链转移的痛苦洗礼后,具备了柔性生产能力,与东南亚劳动密集型服装工厂有了本质区别。

与此同时,环球服装在卡奥斯COSMOPlat帮助下建立起大规模定制服务平台,这个平台对终端用户的数据收集,使得环球服装能够准确抓住消费者个性化需求,有了打造自有品牌的能力,除了接定制工装外,还建立起“英媛“这个女装品牌。

比起外贸大货单,这种大规模定制订单毛利率提升了30%。目前,环球服装已经撤掉线下门店,业务全部转到网上,内外贸加起来每个月服装产能达到20万件。

今年疫情期间,美国订单下降80%,拖累环球服装整体销量下降了15%-20%。但德国大客户OTTO还在采用取邮购这种“古老”的销售方式,躲过了疫情。借助于OTTO这个全球最大在线服装和生活用品零售渠道商,欧洲订单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在“微笑曲线“上跃升的每一小步,中国服装企业付出了巨大成本。

2019年,环球服装产值突破2亿,利税也是千万级别,但企业利润却很少。即便这样,环球服装还是和卡奥斯COSMOPlat签下了工业互联网改造大单。

这一次,王晓凤到环球服装和吴筱杰梳理下一步仓库改造方案。这套智能仓库解决方案无缝对接定制订单,通过自动分拣,直接对接顺丰、申通等快递公司,能让仓库减少4个工作人员,降低了用工成本。

迪尚的进化之路:越南会不会成为世界工厂?

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深刻影响到青岛这座外贸服装加工出口大市,当中国经济切换到“以内循环为主”模式时,怎么个转法,往哪个方向转?

“国内市场就这么大蛋糕,怎么抢肉吃?大家都在摸索。” 吴筱杰说。但最起码,要比对手更强壮更灵活。

“从大形势看,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一个人很难遇上一个历史风口,遇上,就要抓住。”7月17日举行的海尔内部会议上,张瑞敏这样说。

不管是人,企业,还是城市,在这个风口上,都在被重塑、被进化,被壮大。

大年初二,新冠疫情把大家打得措手不及的时候,卡奥斯COSMOPlat创客紧急搭建医用物资供需平台,并快速迭代为企业复工增产服务平台。

受疫情影响,牛仔服装外贸加工企业海思堡集团计划紧急转产,生产防护服、口罩等防疫物资,但一时找不到生产设备和原材料。

卡奥斯COSMOPlat收到企业这一需求后,通过企业复工复产服务平台,从全球供应商信息中筛查,为海思堡提供了原材料、核心生产线和设备等生产资源的调配,从提出方案到口罩和防护服落地投产仅用3天。

海思堡集团负责人马学强表示,海思堡曾在信息化和自动化道路上碰壁,在卡奥斯COSMOPlat助力下,实现了从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

各企业积累不同,现状不同,面向市场不同,在工业互联网改造中呈现出不同需求,路径各不一样。

陕西伟志服饰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借力卡奥斯COSMOPlat大幅提升工厂的智能化、信息化水平,具备了年产6万套个性化定制服装的能力,现在已成为西北地区最重要的个性化服饰制造商。

飞尼克斯,这是天津一家老牌服装企业,在卡奥斯COSMOPlat助力下, 对50余家服装门店进行智能化升级改造,通过大数据、AI、云计算以及动态视觉展示设备、客流分析统计系统、RFID(射频识别)盘存管理系统等的应用,让顾客享受智能化的购物体验,坪效提升了30%。

威海迪尚,国内最大的服装出口企业之一,这家以最初级的OEM代工起步的企业,2000年向ODM模式转型,以自主研发设计带动生产和出口,目前迪尚的产品销往全球近一百个国家和地区,与迪尚合作的海外品牌客户有400多家,2018年迪尚服装贸易额达123亿元。

这样一个为全球“量衣裁体”的超级工厂,为了追赶全球时尚,每月生产的新款样衣高达数万件,这就使迪尚面临极速柔性供应链的挑战:如何快速找到样衣所需面料?样衣生产完后如何高效精准地进行出入库管理?客户选中某款样衣款式,如何“万里挑一”,把它从挂了几万件衣服的样衣库里自动调取出来而不用人工翻找?

在卡奥斯COSMOPlat助力下,迪尚的面辅料存储中心和样衣存储中心进行了智能升级改造。接到样衣所需面料数据后,在手持机或系统中输入面料名称,便会显示面料所在区域位置,面料所在货架的指示灯会亮起,引导工作人员前去取面料。

7月底,迪尚定制改造的面辅料存储中心和样衣存储中心正式完工。图为样衣存储中心的双层吊挂系统。

图为投入使用的样衣存储中心

1000平方米的样衣存储中心在引入双层智能吊挂硬件设备后,现在能容纳3万件样衣,存储的衣服比原来多了一倍;3分钟内可完成全部样衣的自动盘点;客户选中样衣后,智能吊挂2分钟内就能把这款样衣转出来,让客户现场定夺。

打造这样一个极速柔性供应链超级复杂。迪尚在向“微笑曲线”跃升的道路上已经走了20年,在数字化高潮迭起的时代又遇到卡奥斯。

在中国服装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的大潮中,不断有声音在问:越南会不会成为新的世界工厂?迪尚的故事告诉了答案。工业互联网正在成为数字化时代的基础设施,帮助中国制造形成新的优势。

工业互联网不光为迪尚这样辐射全球的超级工厂提供技术支撑,也在加速往中小企业渗透。

山东是纺织大省,纺织服装产业是全省5个万亿产业之一。中国纺织服装研究院数据表明,山东纺织服装行业的平均利润在3%左右,江苏和浙江平均8%。

相比之下,南方省份对工业互联网的认知要早得多。比如宁波鼓励大企业牵头做产业集群和产业园,给小微企业提供服务,达到省级标准补贴5000万,达到市级标准补贴2000万,通过政策引导企业抱团发展。龙头企业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后,主动找到卡奥斯COSMOPlat进行合作,在园区运营、中小企业改造上进行赋能。

王晓凤说,山东纺织行业聚集了大量中小企业,这些企业信息化水平覆盖不到10%。卡奥斯COSMOPlat打造了一款SaaS化应用服装云MES,在不影响生产前提下,一周内完成部署,帮助企业实现全流程数字化管理。这种“轻量化”路径,能够快速、低成本、大面积复制,赋能中小企业。

2020年上半年各城市经济运行情况相继公布。从半年报看,无锡、宁波、青岛、长沙、郑州五市经济总量在12位到16位之间竞争空前激烈,成胶着状态。而“工业增加值增速”这个关键指标,成了左右战局的胜负手。

这个时候,如何跑好下半年,工业是关键,工业互联网更是机会所在。

非特殊说明,本图文为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体育赛事投注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cache
Processed in 0.004341 Second.